某天老公邀請了一位瑞士朋友, 一位德國朋友和一位加拿大朋友來我們家吃瑞士起士鍋.

我們住在一棟二十幾層的大樓,

由於我家號碼沒有登記在大門入口的對講機系統裡,

朋友要來拜訪, 我們都得在門口等人, 才能把朋友帶進“門禁森嚴”的家裡.

 

到了約定的時間,

有“準時強迫症”的瑞士跟德國朋友都出現在樓下大門口,

就算約5:07這種怪時間, 他們就真的會在5:07出現.

因為那位加拿大朋友瑪格麗特小姐常常遲到一兩個小時,

大夥決定先上樓, 等瑪格麗特到了, 自己會打電話給老公, 我們再下樓接她跟她家人上來.

 

一個小時後, 非常隨性又天兵的瑪小姐跟她老公及女兒終於到了.

好死不死, 她們三人同時忘記帶手機

憑著印象, 在高樓林立的市區中, 找到了我們這一棟,

忘記我們家在幾樓幾號

 

我們家大樓入口處要有門禁卡才能進來大廳,

平時大家是不給沒有門禁卡的人進來的,

出入口有好幾個, 也不是隨時有人進出大門.

她們運氣好, 在門口時, 剛好有人要進來大廳,

剛好那個人願意讓她們進來.

 

過了第一關卡“大門”後,

還要有門禁卡才能在電梯裡按自己住的那一層樓, 無法按別層樓.

總共有二十幾樓, 她們得剛好遇到要上我們這一層樓的人.

就這麼巧!她們剛好遇到一個要到我們這層樓的人1/20的機率

(這種機率還滿低的, 我在這邊住好多年, 平均一年不到三次)

 

可是因為瑪小姐根本不知道我們家在幾樓,

只好抓一個人探聽我們住哪.

整棟樓300多位住戶裡, 認得我跟我老公的臉的,

只有一位韓國鄰1/300的機率

瑪小姐就這麼巧!問到這位鄰居!!!

(我住這這麼多年, 從來沒在樓下大廳遇到這位鄰居!)

 

 

瑪小姐問他: 你知不知道有一對白人先生和亞洲太太住哪?

(這種組合我們這棟也有至少四對)1/4機率

我們的天兵韓國鄰居: 你是說一個白人先生和一位韓國太太那一戶嗎?

(因為那位韓國歐吉桑根本不知道我是哪裡人, 隨口跟瑪小姐說我是韓國人)

雖然瑪小姐知道我是台灣人不是韓國人, 

還是很隨性地跟著那位韓國歐吉桑上到我們這層樓.

(這樣雞同鴨講也能找到我們這層樓!我真的很佩服瑪小姐跟這位韓國歐吉桑!)

 

到了我們這層樓,

韓國鄰居不知道我們住哪一戶, 只知道我們住左半邊.

我們這半邊有四戶人家,

瑪小姐開始一戶一戶亂敲門,

終於敲到我們家!1/4的機率

 

 

因為我們家的冰箱是建商附的很爛的牌子, 會不斷發出很像敲門的聲音,

加上我們根本沒料到她門會直接到我們門口敲門,

所以根本不會去注意敲門聲.

瑪小姐敲了兩下後, 準備改敲別戶時, 也真巧, 剛好被老公聽到

 

 

我們非常驚訝她們竟然能通過重重關卡到我們家門口!

聽了瑪小姐訴說她們這一連串神奇的巧合,

老公問她: 但我們這棟有120多戶, 你萬一找不到我們怎麼辦?

瑪小姐不改隨性的個性說: 找不到就回家摟(他們家離我們家滿遠的)

 

 

總之........以後去人家家做客, 出門還是乖乖抄好地址或帶著手機再出發吧.

不然要像瑪小姐運氣這麼好的人, 應該不多吧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öwe 的頭像
Löwe

與瑞士巧克力在楓葉國的生活日記

Lö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