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按造慣例, 我跟老公, 還有幾位朋友又去我門常聚餐的餐廳吃晚餐(永遠都同一家).

其中一位朋友的堂妹Sandra, 從瑞士來加拿大玩兩個月, 也一起跟我門聚餐.

 

這位堂妹個性極度外向開朗, 渾身就是瑞士的小蓮Heidi的氣質.

非常天真無邪, 永遠都笑嘻嘻的, 不管什麼事情都能一直笑.

目前在瑞士當獸醫.

她跟我門講了來加拿大的頭兩週發生的趣事:

 

Sandra因為超開朗, 在路上也能跟路人聊起天.

她跟某路人說她比較喜歡歐洲的咖啡, 味道跟北美的不太一樣.

沒想到那位路人說: 可是瑞士又不在歐洲...

害她不知道要怎麼回答.

有一次搭公車, 司機聽到她是瑞士人後, 她下車時, 司機還用德文跟她道再見!

有次搭捷運, 問站員路時, 站員竟然聽出她有瑞士腔!(站員也太厲害了吧)

站員: 因為我有交過一個瑞士女友, 瑞士人講英文會有某種像在唱歌的音調.

 

雖然Sandra英文算滿好的, 但還是會錯將德文跟英文搞混, 而鬧出笑話.

因為德文的“valid有效”是gelten, 部分德語系國家的人講會講成"guilty有罪", 因為兩個字的音有點像.

我見她拿著過期的票說: 這張票已經不guilty了.

我聽了霧薩薩, 想說票怎麼會沒罪.

老公跟她堂姐因為懂德文, 知道她將兩個字搞混, 已經在旁邊笑到抱著肚子了

Sandra有次也將揮手講成眨眼(因為音有點像), 她堂姐也狂笑.

她說她想吃Crêpe可麗餅, 大家卻聽成crap(垃圾, 屎),

她說她明明發的是標準的法語, 大家都在笑他, 因為這邊人講Crêpe用英文發音, 跟她發的差很多.

 

上次婆婆來加拿大玩, 我門去超市買菜, 我想買紅椒red pepper, 我聽到婆婆一直講pepperoni.

我一直覺得很怪, 因為pepperoni是某種義大利香腸.

搞半天, 原來他門的pepper聽起來像pepperoni.

老公說他剛來加拿大, 去買pizza時, 看到pepperoni pizza,

還覺得莫名其妙,怎麼紅椒pizza沒紅椒, 卻只有香腸...

 

她說她男友是嚴重的準時症候群(好像有不少瑞士人都這樣)

跟她男友去爬山的話, 男友要事先列出時刻表.

她說例如:

早上九點整,兩人準時坐到車裡出發, 預計開到目的地要90分鐘, 十點半開始爬山.

因為Sandra同行所以爬山時間預估會比平常爬多一小時,

原本男友一個人爬只需五小時, 要改成預計爬六個小時,

回程開車需90分鐘, 回到鎮上剛好可以看六點的電影...

只要有哪個環節沒有按時刻表走, 她男友就會渾身不自在.

我覺得我老公跟他舅舅也有輕微的這種症狀

 

這天是Sandra此生第一次吃壽司.

因為她不敢吃生魚, 所以只點了看起來不太好吃的雞肉壽司卷和蔬菜壽司卷.

結果她很害怕海苔的味道, 最後只好都給我門吃, 餓着肚子回家.

她看到盤裡的米黃色薑, 笑的好開心, 說:歐!有起士耶!

我門告訴她那是薑, 她嘗了一口, 非常失望.

回想三年前, 我想介紹她堂姐壽司有多好吃, 她堂姐當初也對壽司敬而遠之, 沒想到現在每週都要至少吃一次.

不過看到Sandra的反應, 也難怪瑞士壽司店會這麼少了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öwe 的頭像
Löwe

與瑞士巧克力在楓葉國的生活日記

Lö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