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我十二歲時, 學校有英文外籍老師上課, 他是一位很魁武又壞人臉的白人大漢.

每次兩兩練習對話, 因為座位的關係, 我永遠都被分配跟那個老師練習.

小時候沒跟西方人講過話, 每次練習我總是張目結舌,嚇到呆掉

那位老師當時可能心想: 我不是故意要嚇小孩的.....

 

可能是小時候傷害外籍老師心靈的孽的反撲, 這個報應是要還的.

雖然我自認長得慈眉善目無殺傷力,

但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症狀在瑞士徹底崩壞

可能是因為那邊東亞人很少吧?

每次出老公家家門, 鄰居小孩看到我全都動作停止, 眼睛瞪大大的盯著我,

不管他門正在騎腳踏車還是在幹嘛, 通通都好像被咒語打到, 變成了石頭人.

我都不知道自己原來是蛇髮魔女梅杜莎, 竟然有這種妖力...

小孩就算了, 連鄰居大人也好不到哪去.

每次在家附近巷子走, 只要猛然回頭,

都可以抓到至少一個躲在窗戶後或在陽台上偷看我的大人(被我發現就假裝在看旁邊)

可能是因為他門家在小山丘上, 附近都是森林跟平原,

是個只有十多戶人家的小聚落, 突然有東方人確實很"新奇".

當下很能感受有些外國人在台灣被投以特殊眼光的窘境.

在此奉勸台灣的鄉親遇到外國人不要這樣, 就算想偷看, 技術請好一點.

 

沒有東方人的小聚落就算了, 連去首都伯恩, 東方觀光客超多的熊熊區旁,

開開心心跟朋友把酒言歡時,

一位年約五~六歲的小弟, 跑到我旁邊, 用極度驚嚇到呆掉的臉看著我.

我轉頭笑嘻嘻地用英文告訴他(因為我的德文跟瑞士方言沒有好到可以表達):你沒看過亞洲人嗎?

他可能從沒看過東亞來的扁臉族, 加上這位扁臉族口裡講着陌生的語言,

彷彿我對他投射殺人光線般,

他抬起兩手臂保護頭部, 試圖阻擋我的殺人光線(只有那位小弟才看得到的神奇殺人光線)

邊保護頭邊往後退, 臉部表情扭曲痛苦.

那張“看到鬼”的臉我永生難忘(讓我開始懷疑我身後是不是被跟有阿飄....?).

這時幸災樂禍的朋友已經笑到快跌下椅子了....(你就不要哪天去台灣玩!換你嚇人!

還好小弟的媽媽只顧著跟別人聊天, 沒看到她兒子被我嚇, 不然我跳到黃河也洗不清.

 

經過之前這幾次的事件, 我開始意識到會有這種嚇小孩的狀況發生.

前幾天陪伊朗同學去幼稚園接她兒子時, 我有點擔心會嚇到她兒子.

不過還好幼稚園老師剛好是韓國人, 她兒子看到我果然沒被嚇到.

昨天同學約我跟她的好朋友去逛街, 噩夢又來了

 

她朋友帶著女兒要開車載我門去mall.

我才一上車, 那位小妹妹看到我就崩潰大哭

我心想:...該不會又來了吧....

我同學: 可能是因為她看到你所以被嚇到 她從來沒有這樣過.

我:.......

真的超尷尬, 才初次見面就把人家女兒嚇成這樣.

道歉也不是, 不道歉也不是, 還好她朋友人超和善, 一直要我不要介意.

後來經過一整天相處, 她女兒現在已經從崩潰大哭進步到只會張大眼盯著我了.

(加拿大大城市的小孩通常訓練有素, 看到東方人是不會有這種症頭的, 大家請放心來加拿大玩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öwe 的頭像
Löwe

與瑞士巧克力在楓葉國的生活日記

Lö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