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我十二歲時, 學校有英文外籍老師上課, 他是一位很魁武又壞人臉的白人大漢.

每次兩兩練習對話, 因為座位的關係, 我永遠都被分配跟那個老師練習.

Lö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